那些你看不见的故事,也许才是你真正的人生

网站首页1    咨询师文章    段静雅    那些你看不见的故事,也许才是你真正的人生

当汤米穿越那一段悲哀里程,得到内心的疗愈和安宁,就有机会真正成为一个拥有掌控感和选择权的成人


共3354字,阅读 X 分钟。

 献给每一个都曾是孩子的成人读者们


你是否能够想象:

一个6岁的小男孩,

在不小心把一碗巧克力冰淇淋打翻后,

人生轨迹从此翻天覆地?

——家庭破碎了,爸爸失业,妈妈永远离开?

 

不小心打翻一碗冰淇淋,能成为孩子一生的创痛,成为孩子或许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?

是的,在一个6岁孩子的眼中,事情的确就这样发生了。

 

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,主角是一位6岁的小男孩,名字叫汤米。汤米患多动症,他跟随父母移民加拿大。妈妈是位家庭主妇,爸爸在小IT公司任职。

 

最初读到这个故事,其离奇曲折的发展令我唏嘘不已,感到心痛和沉重。

我不禁反思这个故事,我试图从不同的视角——6岁汤米的视角、和6岁汤米看不到的视角,将这个故事分别再叙述一次,正如此文下面所呈现的那样。

 

我想将此文献给每一个都曾是孩子的成人读者们,也献给曾与我分享过创痛经历的来访,携手穿过悲哀,寻找到意义,看到疗愈的希望。


 

让我们来回顾这一天,让汤米的一生从此转折的一天。


从6岁汤米的角度


这一天对汤米来说,本如同过去任何一天般平常。

如平常一样上课,

如平常一样放学,

如平常一样在操场上和伙伴们奔跑玩耍。

 

天色渐渐暗下来。

汤米知道,此刻妈妈正在操场一旁,

眼睛关注着他,耐心等待着他。

妈妈知道,有多动症的汤米精力格外充沛,

多消耗一些精力,晚上就能好好睡一觉。

 

汤米玩累了,

如平常一样,汤米牵着妈妈的手回家了。

如平常一样,妈妈赶紧迈入厨房为一家人准备晚饭。

如平常一样,汤米站在小凳上,打开冰箱,舀了一大勺最爱的巧克力冰淇淋。

 

妈妈听到冰箱门砰地关上的声音,

赶紧嚷嚷着叮嘱:“小心,不要把冰淇淋洒到新地毯上!”。

 

那是一块崭新的乳白色地毯。

 

汤米不知道妈妈何时添置的这块地毯,

汤米不知道妈妈对这块地毯有多喜爱,

汤米也不知道家庭收入不算宽裕对妈妈意味着什么。

汤米甚至还没来得及正眼瞧瞧这块地毯。

 

忽然间,

“啊”一声尖叫,

汤米被凳子绊倒了。

摔倒在地毯上的,还有那一碗巧克力冰淇淋。。。。。

 

妈妈正准备炒菜,手里拿着长长的竹勺,

顾不得放下,转身冲过来。

“你看你,刚叫你小心点儿!”

 

汤米还没抬头看妈妈一眼,

已经听到妈妈真的好生气。

汤米好害怕,汤米知道自己错了。

好孩子不能为妈妈那么添乱,好孩子要赶紧弥补错误。

于是,尽管很不方便,汤米还是立马用小手去收拾冰淇淋。

 

巧克力冰淇淋,顺着汤米的手,将地毯染成了一片巧克力色。

汤米感到越来越糟,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时间滴答滴答,或许才过去十几秒,却又好像很久很久。

 

忽然“嘭”地一声,汤米感到左脸火辣辣地痛。

那是妈妈,看着要被毁掉的新地毯,忽然气得失去理智,抡起了手中的那把长竹勺。

汤米捂着耳朵和面颊,哇地大哭起来。

 

当妈妈清洗完地毯,回过神来,才发现汤米疼得多么厉害。

妈妈慌了,妈妈紧紧地抱着汤米。

爸爸回来了。汤米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了医院。

汤米得到诊断:轻微脑震荡,左耳受损,面颊有淤血。

 

从急诊室到医院停车场,

从医院停车场到家门口,

从家门口到卧室的床上,

路,很长很长,楼梯上上下下。

妈妈一直抱着汤米。

 

汤米在未来还能记起这一幕吗?妈妈哭了,在妈妈怀里,看着泪水顺着妈妈的脸颊淌下。



第二天早上,汤米醒来,发生的一切让汤米手足无措:

 

妈妈突然消失了,

听说是被警察带走了,至少三个月不能回家;

三个月是多久?汤米不知道。

早餐吃什么?晚餐吃什么?衣服在哪个抽屉?爸爸不知道

爸爸总黑沉着脸,陷在沙发里看电视。他看上去好累,不想和汤米说话。

 

汤米哭了起来:

“我要妈妈,我要妈妈!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

“我很伤心,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我很伤心,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

两周后,汤米的头发失去光泽,脸上冒出红疹子。

汤米开始做噩梦,常常半夜惊醒;

汤米吵着要和爸爸一起睡,爸爸很厌烦。

 

汤米生病了。

妈妈努力争取,经过社工的安排,汤米见到了妈妈一面。

汤米哭着对妈妈说:

“我错了,都是我的错,妈妈原谅我吧!”

“妈妈,你回家吧,我保证再也不把巧克力冰淇淋撒在地毯上了!”。

 

然而,汤米的认错和保证,并没能让妈妈回来。

相反,事情朝向汤米更无法理解的方向发展:

 

爸爸因为频繁请事假,失业了,没有赔偿金;

住的房子,因为无法还贷,只能选择卖掉;

汤米要搬家了,而且是搬到另一个城市;

更糟糕的是,此时爸爸妈妈已经决定离婚;

爸爸被法院判为抚养人,妈妈从此消失在汤米的日常生活中。

 

爸爸带着汤米,来和治疗师告别。

汤米紧紧抱着治疗师,久久无法放手。

汤米说:“我很难过。我犯了个错,妈妈再也不回来了。我们的那个家没有了。那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


 

或许,以上就是6岁的汤米在当时能看到的部分吧。或许,也是汤米在成年后能回忆起来的全部?

 

故事的开端,是一碗甜甜的巧克力冰淇淋;

而当故事结束,却是年幼的生命无法承受的苦涩与沉重。

 

无论汤米如何用小手努力清理冰淇淋渍,无论汤米如何哭泣认错,这个曾经为汤米撑起整个世界的温馨小家,如同多米诺骨牌倒下一样,无法控制、无可挽救地破碎了。

 

从6岁小男孩的视角看去,命运如此无法预测、无法掌控,真是诡异、残忍得可怕。

 

6岁的汤米在当时看不到的那部分故事,又是什么呢?


让我们再来回顾这一天,及之前和之后,与此相关的那些时光。


从6岁汤米看不到的视角
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文化冲突的无奈?

移民的父母在当时也完全不了解加拿大保护儿童安全的法律。对于妈妈犯下的儿童虐待罪,让妈妈至少3个月不能接近汤米,被法律认为是对汤米最好的保护。
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有限的家庭支持背景下,失去妈妈的照顾让汤米当时患上了严重的分离焦虑,而作为成人、作为临床心理学专家的治疗师阿姨,也对事态的发展感到无能无力,感到十分无奈?
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在他心目中如天地般伟岸的爸爸妈妈,也有他们的脆弱和无助?
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妈妈是有多焦虑。


新移民的环境适应;希望能无微不至地照顾好汤米、一个因服药而胃口不佳的多动症孩子的愿望与焦灼;承担所有家务的压力;经济压力等等,让妈妈在看到脏到一塌糊涂的白地毯时,情绪瞬间崩溃失控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重地挥起手中的长勺。


当那天晚上当警察敲开家门,示意妈妈即刻离开,汤米妈妈有多么惊慌失措?甚至来不及进汤米的房间再吻他一次,来不及交代爸爸任何事情。
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妈妈在警察局笔录后那个冷冷的清晨,不准回家;之后的日日夜夜,妈妈为了再见到汤米,如何一直努力挣扎和哀求?
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妈妈在加拿大无依无靠,经济拮据,只能带着煎熬和痛苦,流浪街头?


而当汤米妈妈被迫离家,无一技傍身,英文不好,更加阻碍了她寻求帮助和转机?
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爸爸原来是那么脆弱。


作为第一代技术移民,作为家庭经济的顶梁柱,个性内向腼腆的爸爸面对着巨大的生活挑战和压力。

 

爸爸小时候也是一个被爷爷奶奶溺爱的独生子,典型的“油瓶倒了也不扶”。面对一摊家务、一个多动孩子、一个不允许多请事假的老板时,完全焦头烂额,只能选择辞职、卖房子?

 

6岁的汤米如何知道,爸爸妈妈的婚姻原本就埋伏着的危机和问题?


当妈妈痛苦不堪,在街头徘徊,有家不能回时,是爸爸对妈妈一个劲的指责、埋怨,没有丝毫的关心,让妈妈决意离婚?不是那一碗被打翻的冰淇淋让妈妈想离开汤米,妈妈只不过想离开令她寒心失望的婚姻。

 

6岁的汤米又如何知道,当妈妈满脑子都是死的念头时,是汤米可爱的音容笑貌,支撑着妈妈努力活下去,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一周工作七天?

 

然而,6岁的汤米,怎么会知道和理解所有这些呢?



十几年过去,汤米现在应该已经是20多岁的年轻人了。

 

我不禁想象,此时依稀留在汤米心中,6岁那段时光的记忆之球,是什么模样的呢?如果汤米一直停留在6岁的视角,看着一碗甜甜的巧克力冰淇淋,不断发酵演化到家庭的破碎,成人后的汤米会怎么想,怎么做,会处于怎样的状态呢?

 

他现在还会吃巧克力冰淇淋吗?

他会很多遗忘往事吗?

哪些细节会偶尔忽然闪现,成为长大后的汤米无法完全理解的恐惧和担忧吗?

他会认定自己的命运就是如此糟糕吗?

他会原谅自己当初打翻冰淇淋吗?还是不停地憎恨、指责自己?

他的多动症状会雪上加霜,学业受到影响,自我价值感被贬低吗?

他会安然度过青春期吗?

他会借助酒精或其它物质来麻醉自己吗?

他能拥有一段真正亲密的关系吗?

 

又或者,如我衷心祈祷的那样,汤米能有机会坐在咨询室里吗?

与一位值得信任的人一起,聆听他的恐惧与痛苦;

与一位支持性的见证者一起,重拾记忆的片段;

从一个更成熟观察者的视角,得到一个完整的故事;

发自内心地、肯定地告诉自己,这一切不是我的错。

 

当汤米穿越那一段悲哀里程,得到内心的疗愈和安宁,内心那个弱小无助的6岁小孩,就有机会真正成为一个拥有掌控感和选择权的成人。



*案例来自黄蘅玉的《对话孩子》






2018年4月17日 14:45
浏览量:0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