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很长,又何必紧抱着一段糟糕的婚姻不放

网站首页1    咨询师文章    杨思远    人生很长,又何必紧抱着一段糟糕的婚姻不放


没有边界,完全缠绕和融合在对方的生命里,共生,也共死

文章开篇,让我们来思考一个问题:


有两对夫妻,同样都是结婚20年,一对夫妻的关系是战争不断、冲突不断;另外一对的夫妻关系是深情的、彼此尊重的、带有成长性的。


请问,如果有一天,这两对夫妻中的妻子都面临离婚或者丧偶的情况,哪一个妻子会更痛苦?仅凭第一直觉,你觉得哪个妻子会更痛苦?留言分享给大家吧。


在揭晓问题的答案之前,让我们来看看我的朋友X的故事。



X的故事


如果你和X不熟,只是她朋友圈中一个泛泛之交的话,我想,你一定会非常羡慕她,毕竟有一个事业有成的知名律师丈夫,还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六岁女儿,朋友圈中满是幸福时光和活色生香,简直就是“人生赢家”的典范,谁人会不羡慕呢?


但是如果你走进她的生活,羡慕的情愫可能就会灰飞烟灭了。


X在大学毕业后,被家人安排在自家舅舅的工厂做了一名出纳,工资虽说不高,但是好在压力不大。同样是在家人的介绍下,X和比她大9岁的L先生认识了,由于L先生外显的各个方面的条件都很优秀,二人很快便进入了婚姻。


X可能对婚姻有过千万种幻想,唯独没有想过,她可能会遇见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丈夫。“喝多了”、“工作压力大”等,都能成为L先生对X进行施暴的一个理由。


最初遭遇家庭暴力的时候,X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起,因为在她看来,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但是暴力的次数变多了,她一个人的身心无法承受了,也终于开口和亲密的朋友讲起这些事儿。


几个好朋友都劝说X离婚,不能够容忍这样的暴力。对此,X似乎也有所动容,但是她却在L道歉之后,一次又一次地选择原谅,这一原谅,就原谅了十二年。


X跟我说,她很痛苦,非常痛苦,但是她不明白,自己为何就是离不开L,没什么在他频繁伤害自己的前提下,还是事事听命于L。比方说,X很想带着女儿去海边体验一下露营,但是L提出反对意见,X甚至连反驳的意愿都没有,就取消了露营的计划。


我们都知道,亲密关系其实会代际传承,X从小就在暴力的家庭环境中长大,有一个同样暴力的父亲和忍耐的母亲,她从小看到的亲密关系相处模式,就是一方打,一方忍,虽然她很想摆脱这样的婚姻关系,无奈,潜意识里对父母的认同,还是拉着她陷入了这样一段糟糕的暴力婚姻当中。


可是,即便如此,相信大多数人如果遭遇X的情境,多数人还是会选择主动离开,可是为什么X就是做不到?


同样的,在一段糟糕的婚姻关系中,为什么有人在婚姻关系中持续感受到痛苦,为什么偏偏不肯放下这段让人痛苦的婚姻?


X在怕什么?

那些不肯放下痛苦婚姻的人们,又都在怕什么?



X在怕什么


X在怕什么?怕失去。


失去一个对自己残忍施暴的人,这不是应该庆幸吗?为什么会恐惧?


如果你发出这样的疑问,说明你内在的自我是相对健康的,但是有一些人,内在的自我残缺而破碎,Ta们无法与人建立正常的亲密关系,从而很容易走进病态的“依赖共生关系”。


依赖共生关系的本质是一个人无法依赖自己内在的自我、或自身完全的意志来决定自己的行动,他们的行动和自我价值都依附于外界,可能是人,也可能是某种成瘾性的物质,譬如酒精、赌博等等。


在一段狭义的“依赖共生关系”中,两人都有这样的特点,需要一方有生理或者精神上的成瘾,造成这个人功能低下,极端对自己不负责任;而另一方则高度依赖这个人的“社会功能低下”和“不负责任”,在过分地、强制地照顾另一方中获得自己的价值感。


很显然,这是一种病态的共生关系。


在X和L的关系中,X扮演的就是“成瘾者”即对自己被施暴成瘾,她通过暴力感受到自己和L的亲密链接,与此同时,她接受着L先生的全方位照料,表现为“对L言听计从”,在被照顾中,体验到自己的存在。而L先生则扮演“照顾者”,他对X连续施暴,使之对他产生依赖,同时在过分的照顾中,获取自己的存在感。


身处依赖共生关系中的两个人,有点类似是两个由水造出的人形,他们没有边界,完全缠绕和融合在对方的生命里,共生,也共死


这就是X害怕失去的真实原因:她内在的自我像一滩软绵绵的暗影,她没有力量站起来自己行走;没有能力去独自面对生活里的起伏和波澜;她的存在依附L而存在,一旦失去L,她会感觉自己陷入了万丈深渊。


X在意识上叫喊着“我要逃离这痛苦的婚姻生活”,但是她的潜意识却拉着她说:“你离开L,你怎么活?”这两股声音,造就了X看上去荒唐而又充满矛盾的生活。



开篇的答案


让我们回到开篇时提出的那个问题,哪个妻子会更痛苦?


我想你已经能找出正确答案了:没错,那个身处糟糕的婚姻关系中的妻子,痛苦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久。


这看上去好像有悖于我们的常识,毕竟失去一个相亲相爱的人和失去一个让人痛苦的伴侣相比,前者的损失更大,难道不是应该更痛苦吗?


然而,答案真的是反常识的。


在一段互敬互爱、具有成长性的婚姻关系中,伴侣双方都是独立并且有自己的边界的,他们都很爱对方,但是与此同时,也都拥有完整的自己。


不记得是在哪个媒体上看过报道,说歌星刘若英和她现任丈夫非常恩爱,但是他们家中却有两个独立的书房,坐落于屋内的一条对角线的两端,每天回到家,他们都会钻进自己的书房,研究自己热爱的东西。这大概就是“成长性婚姻关系”的典型范例:我爱你,但是我不会因为你而丢失我自己。


所以,对于身处良好婚姻关系中的那个妻子而言,失去至爱,当然会感到痛苦感到悲伤,但是这种“失去”不会剥夺她自己内在完整的自我,她会在悲伤过后,很快重回正常生活的轨道。


然而,对于在糟糕关系中的那个妻子,可能有两种情况,以至于她的痛苦会持续更久,甚至余生都无法从痛苦中攀爬出来。


种情况是如X一样,没有独立内在的自我,所以失去另一半,等于完全丧失了内在的客体,她的力量和意志会随着另一半的离去而消失,从而陷入无限期的痛苦之中。


还有一种情况,对于那个身处糟糕关系中的妻子而言,婚姻的结束意味着冲突的戛然而止,注意,停止不代表消失,也就是说,婚姻的结束对她而言,意味着长达二十年的冲突就一直被冻结在过往里。任何关系的冲突,其实都是内在自我冲突的外化,当自我的冲突在没有被有效释放就被冻结住的时候,这位妻子当然不是痛苦就是疯狂。


所以我们日常经常听到有些人说“我才不会和他离婚呢,他不让我好过,我也不会让他好过”,本质上来说,就是因为冲突没有被释放的结果。


写在最后


如果你刚巧也深陷一段糟糕的婚姻关系里,希望你能在X和那个二十年后失去糟糕伴侣的妻子中,看见自己,看见自己的脆弱和固执。


不要因此而感觉羞愧难当,脆弱和固执,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感受。重要的是,在这之后,你愿不愿意,给自己的内心加加油鼓鼓劲,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。


最后,想和你说:亲爱的,生命很长,又何必紧抱着一段糟糕的婚姻不放?只有你能够充满勇气地接受“失去”,“新生”才会笑脸相迎地朝你走来。


所以,祝福你,充满勇气与坚强,拥有铠甲和翅膀。





2018年4月17日 12:36
浏览量:0
收藏